中國為什么要禁用百草枯水劑產品?

  • 編輯:傳奇科技
  • 日期:2016-04-22

作為熱門除草劑,百草枯進入中國市場已30余年。目前的主流產品劑型為水劑。2012424日,農業部、工信部、國家質檢總局聯合公告,決定對百草枯采取限制性管理措施,禁用百草枯水劑。百草枯為何被禁用?禁用的背后又有哪些原因呢?

首先,中毒死亡率高。百草枯是廣泛用于農、林業的化學除草劑,具有廣譜、速效的特點。登記毒性為“中等毒”,但因百草枯引起的(口服)中毒死亡率卻高居各類農藥中毒前列。由于無解藥和特效治療方法,百草枯口服(故意、誤服)中毒死亡率可高達90%以上。縱觀全球,百草枯中毒報道主要集中在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亞洲和拉丁美洲,該地區的百草枯中毒死亡率是美國、英國、愛爾蘭或芬蘭的10~300倍。

其次,百草枯問題“久管不治”。中國是生產和使用百草枯的大國,隨著甲胺磷等高毒農藥的禁用,百草枯已逐漸成為引發農藥中毒死亡的主要原因。為了規范百草枯產品生產和警示性添加劑,2003年,百草枯母藥和水劑國家標準正式公布;2004年,農業部農藥檢定所曾發布《關于加強百草枯和敵草塊的通知》以對具體登記管理做出詳細要求。然而,《標準》和《通知》發布數年后,百草枯中毒問題仍然居高不下。衛生部疾控中心一項統計發現,故意口服、誤服和職業性接觸中毒是百草枯中毒的主要原因,全國24個省市均有百草枯中毒發生,并以河北、河南、山東三個農業大省居多。另外,某些商家為了增加市場份額、獲得更大利益,產品中不按規定添加足量的警示性添加劑。百草枯水劑產品容易獲得,一家一戶的使用和管理方式,因家庭問題、保存不當等問題,容易引起中毒。

第三,國際禁用形勢趨緊。國際上對禁用百草枯的討論由來已久。由于引起大量中毒和死亡事故和健康問題,截至2008年,歐盟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已先后禁用了百草枯。20124月,第八屆《鹿特丹公約》化學品評審委員會決定向公約成員國大會遞交建議,將百草枯(20%水劑)列入《公約》的有害化學品名單。如果該建議獲準通過,百草枯將面臨全球嚴管甚至逐漸被禁用的局面。

百草枯“大限”促使草銨膦火爆擴產

日前,來自中國農資導報網的消息稱:隨著百草枯禁用日期臨近,草銨膦逐漸成為業界關注的熱點,國內草銨膦擴產熱潮涌動。據統計,目前國內擬投資新上草銨膦生產線的企業有10余家,規劃總年產能5萬噸。截至121日,農業部共核發草銨膦農藥登記證96個,其中草銨膦原藥登記證23個,今年核發的就有6個;草銨膦母藥登記證3個,今年核發的有1個;草銨膦制劑登記證(含分裝登記證)70個,今年核發的多達30個。從登記的制劑種類來看,單制劑為69個,而混配制劑僅有1個。從登記的劑型來看,可分散油懸浮劑1個,可溶粒劑1個,可溶液劑2個,而水劑多達66個,有46個產品同為200/升草銨膦水劑。

觀點對撞

百草枯是否應該禁用?行業內外的意見迥然不同。

百草枯是一種快速滅生性除草劑,主要適用于防除果園、桑園、膠園、玉米、甘蔗、大豆以及苗圃作物的雜草。因其有高效、低價優勢,目前在國內被廣泛使用。但百草枯毒性強,對人、畜威脅非常大。國內每年因百草枯中毒死亡的人有5000多人。近年來,每年的全國人大會議都會有廣大的醫療工作者提出禁止使用百草枯,最近兩年這類呼聲更是越來越高。“百草枯”中毒患者,毒性之大令醫生倍感無奈,口服中毒患者要么立即死亡,要么在半年內因心肺腎等臟器功能衰竭而死亡。醫界認為,政府應該下文禁用百草枯。理由是目前歐美等地區已經有20多個國家禁止或限制使用百草枯,比如丹麥、美國、德國等,另外挪威、瑞士已經撤銷該產品登記。與許多醫療工作者主張盡快禁用百草枯的意見相反,在農藥行業,大部分廠家與經銷商認為,百草枯只要是安全生產與合理使用,對環境和身體健康的影響還是很小的。同時,百草枯目前使用量大,而且短期內很難找到合適的替代產品,一旦禁限使用,對市場的影響將會很大。趨于安全性的考慮,國家應該加強對此類劇毒藥物的監管,將水劑轉向固態的或者粉狀等非水劑型。另外,目前的水劑在包裝塑料小瓶口包裝,延長百草枯液體流出時間,給故意服藥者以反思機會。畢竟,《鹿特丹公約》是出于人類健康與安全的問題考慮,主要是因為減少自殺事件。西美國際研究部負責人劉偉表示:百草枯不會被禁用。經過這多年的發展,百草枯見證了過去幾十年中國除草劑的快速發展,從以前馬來西亞禁用后又恢復使用的這個案例我們知道了百草枯在除草劑中的地位。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百草枯原藥和制劑的生產地。一旦禁用,這些企業的生存將面臨很大困難,百草枯對企業和農業生產所創造的巨大經濟效益必然付之東流。

亚洲免费福利在线视频,斗罗大陆在线观看,五杀影院